半岛聚焦丨天津、广州相继发现!奥密克戎是否会在本土传播?专家最新研判→

2021-12-14 17:18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40930) 扫描到手机

12月13日,天津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公布消息,天津市对12月9日境外输入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呼吸道标本进行检测,确认检出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B.1.1.529进化分支)。据悉,这是中国内地首次发现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

仅仅过了不到一天,12月14日下午,广州市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通报,广州发现首例境外输入奥密克戎阳性病例。患者11月27日从国外入境,集中隔离期间多次核酸检测均阴性。

世卫组织:奥密克戎毒株全球传播风险“非常高”

南非11月24日向世卫组织报告发现这一新毒株,世卫组织随后将这一毒株列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株并命名为奥密克戎。截至本月9日,奥密克戎毒株已在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现身”。

与新冠变异病毒德尔塔毒株相比,奥密克戎毒株拥有更多的刺突蛋白突变。

世卫组织在12日发布的一份简报中写道:“考虑到多重因素,新变种奥密克戎毒株在全球传播风险仍然非常高。”这一说法与世卫组织11月29日对这一毒株作出的首次评估结论一致。

这份简报写道,初步证据显示,奥密克戎毒株会使新冠疫苗有效性下降,并且传播力更强。

按世卫组织的说法,从现有数据来看,在发生社区传播的地区,奥密克戎毒株的传播速度可能比德尔塔毒株快。

虽然南非初步研究显示奥密克戎毒株所引发症状比德尔塔毒株“温和”,并且欧洲地区报告的绝大多数奥密克戎感染病例为轻症或无症状病例,但世卫组织认为,这些数据尚不足以确定这一新毒株的致病程度。

简报写道:“即便奥密克戎毒株的致病性低于德尔塔毒株,预计住院人数也将因病毒传播性强而增加。更多患者住院将对医疗系统构成压力,导致更多人死亡。”

另据外媒报道,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已确认在英国至少有一人死于奥密克戎毒株。

“奥密克戎”病毒到底从何而来?

蔓延速度如此之快,这是否奥密克戎变异株的特点之一?这种变异株到底从哪来?随着研究人员的新发现,奥密克戎神秘面纱的一角似乎也在慢慢被触及。

最近,美国研究人员发现,变异新冠病毒奥密克戎毒株有至少一处变异由一种特殊基因片段导致,而且这个基因片段存在于其他多种病毒中,包括一种导致普通感冒的病毒。

据路透社网站报道,研究人员发现,这个基因片段未在先前发现的几个版本新冠病毒中出现,却为其他多种病毒和人类基因组所有,其中包括导致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HCoV-229E和导致艾滋病的HIV病毒。研究人员认为,这一基因片段可能会令奥密克戎毒株逃脱人体免疫系统攻击,这意味着奥密克戎毒株可能更易传播,但感染者的症状更轻甚至无症状。据了解,这篇研究报告近日在美国一家分享科研信息的非营利组织网站上发表,未经同行评议。

目前全球尚无奥密克戎毒株传播力、致病力和免疫逃逸能力等方面的系统研究数据,仍需进一步研究了解。

11月24日,南非首次向世卫组织报告发现一种新的新冠变异毒株。

11月26日,世卫组织将该毒株定性为最高级别的“值得关切的变异株”,并将其命名为“奥密克戎”。

11月27日,意大利罗马儿童医院科研团队发布奥密克戎毒株的全球首张图片。

图片显示,奥密克戎的刺突蛋白发生了32个突变,数量是德尔塔毒株的2倍,其中在病毒与人体细胞首次接触的部分“受体结合域”的突变达10个,是德尔塔毒株的5倍。

之后短时间内,“奥密克戎”在全球迅速蔓延。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至少38个国家和地区报告发现奥密克戎毒株感染病例。

专家:“奥密克戎”主要有三种可能的来源

奥密克戎毒株积累了很多突变,但在已知公开数据库中却找不到这些突变积累的任何证据,那么奥密克戎突变株到底是从哪来的呢?世界知名的病毒进化研究专家埃迪·霍姆斯认为,奥密克戎毒株主要有三种可能的来源。

第一种可能是该毒株长期藏匿于南非,只是之前并未被发现;

第二种可能是新冠病毒在某地进入了动物体内并演变,后来人类又被感染;

第三种可能是早期毒株在某个免疫系统较弱者的人身上演变而来。

图利奥·奥利韦拉,著名生物信息学家,也是南非疫情应对与创新中心的负责人。正是他和同事发现了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并报告给了世卫组织。

早在今年6月,奥利韦拉的团队就曾在医学研究论文预印本发布平台medRxiv上发布了一篇研究报告。报告显示,南非一名36岁的晚期艾滋病女性患者携带新冠病毒长达216天,在此期间,病毒在她体内发生了32次突变,包括13次关键的刺突蛋白突变。

当时,奥利韦拉就曾呼吁称,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约有800万艾滋病毒携带者没有接受过治疗,其中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而这些人大多是年轻人,没有接种新冠疫苗,免疫系统脆弱,他们可能会“成为新冠变异毒株的制造工厂”。

据统计,全球三分之二的艾滋病患者居住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而南非是全球艾滋病最严重的国家,750万人口中,大约有20%是HIV病毒携带者。然而,世卫组织的数据却显示,南非的新冠疫苗接种率仅为24%。近期,奥利韦拉在一篇论文中进一步指出,疫苗注射率低也是导致病毒发生变异的原因之一。

而荷兰的最新调查显示,在南非首次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奥密克戎毒株之前,该变种已经在荷兰出现。

当地时间11月30日,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确认,该国在11月19日和23日收集的两份检测样本为奥密克戎毒株感染。而南非是在11月24日首次向世卫组织报告奥密克戎毒株。荷兰国家公共卫生与环境研究所称,两名感染者中有一人可能是在荷兰本国感染奥密克戎,如何感染还在调查中。

奥密克戎是否会在本土传播?

公众应该如何做好防护?

记者采访了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社区防控专家、首都医科大学全科医学与继续教育学院院长吴浩,对此作出判断和解读。

1、奥密克戎变异株首次在天津入境人员中检出,对这个情况感到意外吗?

吴浩:应该说是不意外。目前我国本土是非常安全的,武汉疫情后的本土聚集性疫情几乎都由境外输入引起。德尔塔变异株在当时也引发了恐慌,在全球的传播范围甚至比奥密克戎变异株还要广,最终在今年5月份,德尔塔在广州突破防线传入境内,我当时也是赶往广州支援抗疫。也是由境外输入病例引发,不同的是,这次奥密克戎变异株在入境隔离点就被发现了,说明目前的疫情管控监测网络是非常灵敏的。

2、奥密克戎变异株未来是否也会突破防线,在本地传播?

吴浩:新冠病毒变异是一种常态,我国目前采取“动态清零”的策略,就是要做好和新冠病毒进行长期作战的准备,更加强调精准防控,将疫情防控和正常的经济生产生活统筹起来。按照目前的疫情防控政策,能够做到即便奥密克戎变异株在本地传播,我们也可以尽快地扑灭它,减少疫情对生产生活的影响。

而从以往的经验看,口岸城市的从事相关工作行业高风险人群感染风险可能大。这次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印发了《关于加强口岸城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除了要求成立口岸防控专班统一协调指挥、对高风险岗位从业人员强化管理、提升当地的疫情防控和处置能力外,通知还对口岸城市人员流动进行了管控,增强了早发现的预警能力。

特别提出的是,以前口岸城市都是按一个整体来进行防控的,给经济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疫情防控各项措施在落实上也有一定压力,这次提出在有条件的口岸城市设置疫情防控缓冲区,实行分区差异化管理政策。其实是借鉴了疫情防控中封控区、管控区和防范区的概念,在口岸城市疫情防控缓冲区内实行相对严格的管控措施,缓冲区外,切实落实常态化防控要求。这样就关口前移,可以用最小的社会影响、最低的社会成本实现疫情防控的最大成效。

3、奥密克戎变异株进入内地,一些公众感觉有些恐慌,对此有什么建议?

吴浩:高风险人群将新冠病毒传染给了本土居民,这就是病毒的第二代传播。在这个阶段进行阻断是非常关键的。如果传到第三代、第四代,进入社区层面传播,防控难度就会骤然加大。

如何减少病毒的第二代或第三代传播?有两点需要特别提醒,一是外出旅游或出差要严格遵守当地扫码等防疫规定,一旦有疫情后续流调工作就能快速精准锁定。从外地城市或是地区回到本地后,尽量7天内两点一线,不串门,减少人员聚集。二个人要关注各地疫情及当地疾控部门的风险提示有过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特别是归来后又出现新冠肺炎相关症状后,一定要主动报告。将这两点落实好,一般就可以将病毒传播控制在尽可能小的范围内。

疫情防控不光和政府的响应机制相关,也和公众的健康素养密切相关。前不久的北京疫情,部分丰台和海淀病例从外地回京后主动进行了居家观察,出现相关症状后做到主动报告,为疫情防控赢得了先机。所以要加大法制的宣传,提高公众的自我防护意识。

4、对普通公众来说,面对奥密克戎变异株,现有的防护举措需要调整吗?

吴浩:奥密克戎变异株从本质上说还是一种新冠病毒,和以往的新冠病毒传播规律相似,所以常规的防护方法依然有效。一个直观的例子是,以往北京的部分确诊病例都坐过地铁,但在人流密集的情况也没有引起大范围的传播。这是因为北京地铁系统遵守了严格的消毒和通风,对戴口罩的管控也是非常严格的。所以,通过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几项简单的防护措施就可以极大减少感染风险,关键在于落实到位。

所以,从国家层面上看,建立“动态清零”策略,发现一起疫情就扑灭一起疫情,可以最大程度减少疫情对经济和生活的影响。而对于个人,全面提升健康素养也很关键。需要意识到,新冠病毒既可以通过人来传播,也可以通过物来传播,既可以通过呼吸道传播,也可以通过接触传播,这给疫情防控增加了难度。要做好长期准备,把几项基本的防护措施做好,把政府要我防变成我要防,再通过积极接种新冠疫苗减少重症和死亡,就可以将疫情对个人和社会的影响减到最低限度。

张文宏:中国具备足够的技术力量应对

12月12日,2021年大湾区科学论坛生命科学分论坛上,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远程发表演讲。

目前,奥密克戎在全球肆虐,很多国家采取严格管控措施。针对奥密克戎全球传播的未来场景,张文宏提出几个设想:

1.最好的状况:局部传播、毒力弱;全球传播、毒力弱。从而目前的紧缩政策将逐步放松。

2.尚可接受的情况:传播强,毒力较强,疫苗加强有效。需要疫苗加强针接种加快推广。

3.严峻的未来:传播强,毒力较强,疫苗加强无效。需要疫苗新策略,收紧防控策略。

演讲最后,张文宏坚定表示,关于未来医疗策略的制定,中国具备足够的技术力量应对新冠病毒变异,无论是中国的哪一个实验室,都已经做好准备来迎接进一步研究的未来。“对未来我还是充满信心。道阻且长,行则将至,行而不辍,未来可期”。

中疾控专家:现有新冠疫苗对奥密克戎病毒仍然有效

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所长 许文波:“奥密克戎”仍然属于新冠病毒,虽然它的氨基酸累加突变,但是疫苗仍然有效,可以降低重症和死亡的比例,它不可能完全突破免疫屏障,因为除了抗体免疫外,还有T细胞免疫,并且我们国家有多种疫苗免疫技术路线上市,包括灭活疫苗、蛋白苗、载体腺病毒疫苗,还有加强针、序贯免疫,之后中国还有二代苗的研制,以上这些是可以应对“奥密克戎”毒株的。


半岛新闻客户端综合整理,素材来源:新华社、央视新闻、广州日报、澎湃新闻、科技日报等

imtoken官方下载最新版